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心水论坛 >

中美南海事件

发布日期:2019-10-29 18:25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阎学通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只要美国仍将中国视为战略防范对象,它对中国的防范和侦察就是必然的。但此次南海事件和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及南海撞机事件相比只是“微不足道的摩擦”,“引发两国战争的可能性为零”。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心伯表示,中美现在大的政治环境和撞机时完全不一样了。现在两国关系的气氛是处于积极状态。而且,这个事件不是由两国军方处理的,而是由两国领导人和外交部门处理,通过政治层面和外交层面解决的,所以南海事件不会演变成对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冲击的事件。 中美南海事件后,美国有网民曾发帖说“应该关闭在中国的所有麦当劳,让中国人没有饭吃!”相比之下,在美国国会11日通过涉藏决议后,部分中国网民的留帖则表现出对中美关系的深刻认识,类似“不必理会,众议院无聊而已,让他们自娱自乐吧”的意见并不少见。

  孙哲说,中美关系的“风险堤坝”已经构筑起来了,大的战略格局大家看得很清楚,像中国这样对美国投资如此大的国家,美国怎么愿意去得罪呢?美国人的习惯是有矛盾可以打官司,有利益还要和你合作,“他们分得很开”。 3月初以来,西沙群岛上烈日高照,暑气逼人,最高气温达35摄氏度,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但海军南海舰队驻西沙某部的各个训练场上,官兵们克服高温恶劣自然条件影响,摸爬滚打,苦练守岛军事技能。

  “中国海洋主权不容别国蚕食。以往都说,弱国无外交,中国现在已经不是弱国,相关国家不要把中国的克制忍让认为是软弱可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罗援少将十一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分析了南海局势,并就中国海洋权益保护提出了相应对策。罗援说,中国长久以来“重大陆轻海洋”,对海洋权益维护方面的认识有很大不足。他引用郑和的话说:“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谈及中国海军建设,作为“蓝水海军”建设的支持者,罗援说:“中国的战略力量确实在向外扩展,这并不是说中国要去搞霸权,而是指在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背景下,中国的武装力量要更好地保护国家利益不受别国侵犯,更好的维护地区安全和世界和平,中国需要有‘蓝水海军’。”他说,中国海军今年建军六十周年,当前是重要的发展时期,但“蓝水海军”是系统工程,不应顾虑别国的猜忌而裹足不前,也不应该盲目蛮干。罗援还强调,虽然“蓝水海军”是建设目标,中国军舰也开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但目前海军的主要任务还是要着重于近海防御,保证周边海域的安全。谈及南海局势,罗援表示,中国对南海地区领土争端的方针是“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中国和平友好对外政策的具体体现,但绝不代表中国软弱可欺。“搁置争议绝不是搁置主权,共同开发也不是单向排我开发”,他希望有关国家不要作出战略上的误判。

  他特别指出,现在南海周边一些国家还拉拢“域外国家”来参与南海资源开发,排斥了中国的参与,这也与“共同开发”政策相违背。有关国家应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要做恶化地区局势的事情。他强调,希望有关各方不要采取可能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应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如果一些国家不顾中国的严正警告,一意孤行,中国应该会在必要的时候宣示主权。” 航母只是一个海上战略基地,从反击力量来说,如果说别国的航母要用于对我国领土进行打击的话,我们也是有能力去对付的。据了解,今年4月份,中国海军成立60周年之际,将在山东青岛举行大规模的海上阅兵式。最近有外界猜测,“中国借海上阅兵之机宣布开建航母的可能性增大”、“解放军航母或将现身中国海军阅兵”。昨天,全国政协委员、海军原副司令赵兴发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那是不可能的”。赵兴发认为,最近大家在航母这个问题上有些热了,“任何一个海军,从愿望上来说,都希望我们有自己的航母。”他指出,造船这一块,也是一个综合国力的较量,各个大国都应该会有一个自己的长远规划,但是不像外面传说中那么快。近日来,所谓美国海军监测船在南海遭遇中国船只“挑衅”的事件成为美国媒体的一个热点话题。就目前来看,这一事件尚不足以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势,但事件也凸显了中美关系中的暗流一直存在。对此,我们要以平常心对待,同时也要保持警惕。3月9日,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5艘中国船只8日在南海“国际海域”“尾随并危险地逼近”美国海军监测船“无暇”号。3月10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表示,南海事件是2001年以来中美之间最严重的事件,表明了中国“在军事上似乎越来越咄咄逼人”。按布莱尔先生的说法,美国海军监测船似乎受到了中国船只的欺负。然而,事件的真相并非如此。关于南海事件,我们可以从三个层面来分析。

  首先需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对此次事件,美方一再强调,其船员都是平民,其船只在国际海域活动,但闭口不提这艘美国海军监测船配备有用于追踪潜艇的水下声纳装置,其活动的海域就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而且“恰好”距离中国的核潜艇基地不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否认了美方的指责,批评美方的说法是“颠倒黑白”,美国船只的活动是“非法活动”。不过,直到现在,双方仍各执一词。事实上,南海事件的是非曲直当然重要,但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美国海军监测船在南海的行动并非第一次,中国对美国监测船的阻拦也绝非第一次,美国军方为何却对这次事件主动公开,大肆炒作呢?

  这就关系到问题的第二层面:炒作南海事件的时机和目的。美方爆出南海事件,正值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对美国进行工作访问期间;而就在上周,中美两国军方刚刚恢复中断了5个月的接触磋商。较早之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四国,提出了“平衡和谐”的外交理念;而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仍尚未成型。南海事件自然不符合“和谐”的理念,已成为杨洁篪访美期间的一个令双方都不愉快的议题,而且可能成为中美军方恢复军事对话的绊脚石。或许,这正是美国军方的目的:借南海事件来表明强硬立场,并最终影响奥巴马的对华政策。

  只是,南海事件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可能并不会像五角大楼所期望的那样大。这就是问题的第三层面。对奥巴马政府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应对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而在这个头等大事上,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不论是美国政府,还是中国政府,都不希望因为南海事件而影响这种合作。毕竟,与摆脱经济衰退相比,南海事件的分量要轻得多。因此,从目前来看,可以推测,南海事件固然会给中美双方带来不愉快,但不至于影响双方注重合作的大势。

  南海事件表明,在美国国内,仍有一些势力主张对华强硬,而且,这种强硬派不止存在于五角大楼。比如,一名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如此解读南海事件:这是中国对奥巴马政府的“初期考验”,而在2001年,中国曾对刚就任的布什发起过同样的“考验”。我们无法期望美国国内在对华政策的所有问题上发出一致的声音,但也要警惕,有时候,“杂音”也可能给中美关系带来麻烦。

  展开全部发生于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在南中国海执行侦查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机发生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确认死亡,而美国的军机则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

  撞机的过程存在争议,中国和美国都指责对方违反飞行常规,造成事故的发生。 常见的几个争议要点:

  * 中方可超两倍音速的高机动性喷气机,是否仅仅因美方低速大型转桨飞机“转向”动作,便导致了机毁人亡的后果?

  * 中方飞行员明知双方在机型、空重等各方面差距巨大,执行“监视”任务,却不保持安全距离,以致相撞后本机坠毁,是否有战术上的失误?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8时55分,美国海军的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公海上空完成例行侦察任务后返航,与中国海军航空兵的两架歼八型飞机相遇。多年以来,中国军机看到美国飞机到来就升空监视,直到美机离开再返回基地,因此美机对于中国飞机的到来并不介意。但是这一次中国飞行员王伟虽然看到美国飞机已经开始离去,却并没有返航的意思,反而从后方向美机逼近,引起美机人员不安。根据美国机组人员回忆,中国战机曾三次非常贴近美机,然后又忽然离开,最近的时候双方的距离还不到3米。王伟还单手驾机,取下氧气罩,愤怒地用一只手向美机人员打手势,似乎是要美机走开。由于气流作用,王伟的飞机当时很不稳定,不断上下抖动。王伟第四次逼近是从美机左后方,速度很快。美机机长奥斯本说,可能是为了缓冲逼近的速度,王伟把机头上抬,带动机身向上倾斜,撞上了EP-3侦察机一号发动机的螺旋桨。王伟的飞机立即断为两截,王伟跳伞逃生,后来下落不明,而美机机鼻脱落,一只发动机撞毁,开始垂直下坠,在30秒内下降了2000多米。迅游与联发科合作开发HelioG90网络延迟优化技术开拓手!在紧急情况下,美机迫降在海南岛的陵水军用机场。王伟跳伞后落海失踪。

  这次事件的直接诱因是美国长期在中国沿海的公海地区对中国进行电子侦听。中国方面经常派出战斗机对美国侦察机进行跟踪、监视。事故中失踪的中方飞行员王伟长期对美国飞机采取高度危险的挑衅动作,例如贴近对方打手势,以显示自己高超的飞行技巧,最后终于酿成撞机事故。

  补充: 根据美国的说法EP-3在撞机后是被中国的另一架歼八挟持到海南岛的陵水机场的。

  2001年4月1日上午,中国发现美国一架EP-3型侦察机飞抵中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中国派出两架J-8歼击机进行监视。9时7分,中国飞机在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机突然转向,其机头和左翼同一架中国飞机(王伟驾驶)相撞,造成中国飞机坠毁,驾驶员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美机随后在未经中国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并于9时33分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发生以来,美国频繁派遣军用飞机在中国沿海地带收集中国军事情报,并曾经偷越中国领空,经常与中国战斗机发生对持。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直接造成两架飞机一毁一伤,中国驾驶员下落不明。而且美国在处理这次危机时抢先报道事件,并没有按照惯例先同中国进行磋商,使得事件进一步复杂化。

  中方认为美方无视国际法上的有关制度,滥用飞越自由,是造成此次撞机事件的主要原因。美方辩称4月1日的撞机事件发生在国际空域,在该空域的美国飞机享有飞越自由。中方认为,此次中美飞机相撞发生在距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的中国近海上空,这是属于中国专属经济区的上覆空域。根据现行的国际法制度,虽然所有国家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都享有飞越自由,但是这项自由绝不是无限制的,各国在行使这项飞越自由时要受到国际法有关规则的约束。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58条规定,各国只是在该公约有关规定的限制下才享有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的飞越自由。该条第三款明确地规定了这种限制,即各国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行使飞越自由时,从草菅人命到求死谢罪 亲历者忆日本战犯审判细节“应当顾及沿海国的权利和义务,并遵守沿海国按照本公约的规定和其他国际法规则所制定的与本部分不相抵触的法律规章”。根据公约第56条的规定,沿海国对专属经济区的权利除开发、利用、养护和管理自然资源外,还享有该公约所规定的其他权利。按照公约第301条,一国在行使其公约下的权利或履行其公约下的义务时,“应不对任何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进行任何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或以任何其他与《联合国宪章》所载国际法原则不符方式进行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这一规定表明,沿海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的“其他权利”就包括其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不受侵犯及维护其国家安全及和平秩序等一般国际法上的权利。据此,一国飞机在另一国专属经济区上空行使飞越自由时,必须尊重沿海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危害沿海国的国家安全与和平秩序,任何无视沿海国上述权利的行为都是对飞越自由的滥用。美国没有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中方认为海洋法公约的上述一系列规定已成为公认的国际法规则,即使尚未成为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同样也要受到这些规则的拘束。

  4月1日撞机事件后,中国方面先后有“人机都不放”、“人机同时放”、“先放人后放机”三种方案。再后中共中央在4月2日最终确定了“人机分离”的原则。其主要因为:“第一,如果此时把美国24个人扣在中国时间太长,会引起美国民众的强烈反感;第二,美国的复活节(4月20日)即将来临,这在美国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如果到那时美机组人员还不能与其家人团聚,也会造成美国民众对我的反感,对我国的外交斗争会造成不利影响。”在这样的原则下,4月11日下午,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向中国外交部长递交了关于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的致歉信。4月12日清晨美机载24名美国飞行员回国,7月3日晚美国军用侦察机经拆卸后由俄罗斯运输机运离中国并于次日抵达夏威夷。[1]

  撞机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内又掀起了一场新的反美宣传活动。和王伟一起执行任务的中国飞行员赵宇和中国官方都指称,美国飞机在飞行中突然大转向,撞毁中国战机,飞行员王伟失踪。同时,中方还指责美国飞机在没有中国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降落在中国机场,不仅侵犯了中国的主权而且还威胁到国家安全,中国强调美方在进行间谍活动。撞机事件惹民愤,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地时间4月17日(北京时间4月18日)发布消息称,他们已经证实美国一些网站在过去十几天里遭到了中国黑客的袭击,并表示类似的攻击事件可能还会发生。中国要求美国停止在中国沿海的侦察活动,并且正式道歉。中国政府还向美国提出了100万美元的索赔要求,但美国只同意支付34576美元,遭到中方断然拒绝,赔偿问题就此不了了之。4月11日下午,中方同意释放24名美国机组人员,他们于4月12日早晨6时离开中国。

  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对中国的两个主要要求都予以拒绝,表明美国不可能停止在中国海域的侦察活动,也不能为不是自己造成的这个事故表示道歉。于是双方陷入外交僵局。4月4日,美国国务卿克林·鲍威尔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遗憾,并在稍后以个人名义致信中国副总理,表示了遗憾。这样僵局才有所松动。4月5日,中美官员达成结束撞击事件的五点方案,其中包括美国大使给中国外长发出一封公开署名信函,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和美国飞机进入中国领空表示遗憾,中国方面具体安排释放机组人员,并和美国方面商讨归还美国飞机和防止今后出现类似事件等问题。最后几经修改,才出现了著名的“两个遗憾”的信件。这就是美国对中国飞行员的损失向中国人民和飞行员家属表示“真诚的遗憾”,对美国飞机在没有得到中方口头许可而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深表遗憾。

  在美国机组人员获释放后,该美军侦察机仍滞留在海南岛。美国曾向中方提出拟派遣工程人员前往海南岛为军机进行维修,但中方拒绝让美国军机直接飞离,又拒绝以美军运输机将之运走。最后美国决定派遣工程人员将之拆件,并以一架从俄罗斯租用的安-124巨型运输机把部件运走,在6月6日与中方达成共识。[1]

  5月29日,美国恢复对中国的侦察活动。7月3日,美军军机拆卸完毕,由安-124巨型运输机运走,至翌日抵达夏威夷的美军基地。[2]

  事件对中美双方的关系构成一定影响,中方于5月曾拒绝一艘美国军舰在中国港口停泊作例行访问,拟于6月到访香港的美国扫雷舰“仁川号”(USS Inchon LPH-12),也于5月15日遭中方拒绝让其进入香港。[3][4]

  虽然解放军相关人员的确登上飞机,但是具体是否获得相关技术并没有可靠证据。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美国飞行员及机组成员着陆以后根据美国空军的相关必要措施销毁了敏感设备和其他文件及信息,例如侦察设备等。

  * 2006年5月23日希腊空军F-16战机在爱琴海驱逐土耳其的F-16战机时两机在公海上空相撞,双双坠毁在爱琴海,土耳其战机机师获救,希腊战机机师失踪